小朋没有友

要抱题随意,但是要注明作者
嗑西皮
最近很爱srrx
老子今天他妈的要做最坏的小孩

暴言

舞台上意气风发的少年慌乱地推拒,眼角绯红

精瘦的腰挺起来

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,掉了一滴眼泪

“疼”

这时候才显出来他还是个小孩

一小段河流

少年人的爱意好像永远也不会干涸,它顺着少年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蜿蜒,汩汩流入剧烈跳动的另一颗心脏。他被少年的爱意环绕着,却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过是少年爱意洪流中裹挟着的一粒沙尘。温暖、坚定和一切和夏日阳光相同的东西都会随着河流的干涸而离去,除非。



除非他把心脏里的血液全部抽出,倾注到一起成为另一弯河水涌向少年。



也除非他还能和他站在满天闪亮亮的纸花下,向国民制作人们鞠躬。

*明天见

*如果Tony出道就都写成完整的一篇

*4中的英文出自Tony初评价唱的歌《Say you won’t let go》


1.


两个小孩在深夜的时候互相安慰,金敏圭连安慰人也带着奇怪的学生会长的正气,还有要复仇一样的狠劲。余景天因为只剩他一个人而感到孤独,总是怯生生的,对一切都想躲避,却意外地愿意看进金敏圭的眼睛,笨拙地英韩夹杂着说一些“你一定可以的”这样的话。早上起来时余景天发现自己被金敏圭紧紧搂在怀里,眼神躲躲闪闪被会长睁开的眼抓个正着。金敏圭眼睛黑亮像温润的宝石,又深邃得装下了一片海洋。余景天呆愣了一秒开始组织语言,想说的话却被金敏圭突如其来的灿烂笑容和“昨天...

Blue Moon Motel

*ooc预警


*难啃腿肉预警



“阿黄?阿黄醒醒,去洗一下再睡。”



黄子弘凡是被高杨摇醒的。



他眼睛还没睁开就坐起来,发现自己陷在旅馆白色的被子里。他坐在那,头发像个做工粗糙的鸟窝。高杨翻翻找找,把黄子弘凡的衣服拿出来,搭在手臂上,又来捏黄子弘凡的脸:“快去。”



黄子弘凡抬起头来看他,眼里一片迷蒙。



高杨将衣服一股脑儿塞在黄子弘凡怀里,企图把他推起来。黄子弘凡不知道在想什么,伸手拽住高杨的袖子,于是两人倒在一起。高杨倒下去的时候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个迷迷糊糊的小孩。



好吧其实黄子弘凡也算不上小孩了,都是22的人...

是我很爱很爱的少年哦

心脏

*或许是试阅吧


*真的短,没写完


*大纲文,莫当真


*难啃腿肉预警



郑云龙是个小神仙,负责把从冥界回收的心脏送到投胎的人胸膛里。



他平常住在海里,毕竟本体还是条龙。



为什么是条龙却还是个小神仙呢。



因为他懒得修炼。



郑云龙自诩技术高超,运输工作从未失误。



然后就失误了。



那天他抱着一个比常人心脏更温热的,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他怀里就加速扑通扑通的心脏,正要往内陆飞,天上一道闪电就下来了。



咔一声,正中郑云龙,因为他把那颗心护的太紧。



风暴从海的那一边来,...

四点想法(上)

*前面几个想法见主页


*武侠paro(?)


*同性恋被广泛接受

*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



“诶你听说没有,云宗里面那个练剑的小蔡公子要结婚了。”


“和谁结啊?”


“没定呢,说是要比武招亲。”


“那谁敢去啊?”



阿云嘎坐在擂台上勉强保持微笑,心里面盘算着现在让方书剑去找个托儿上台打架还来不来得及。



鬼知道为什么擂台下面全是些没练过功的少女,一旦有人想上台就声嘶力竭地喊“妈妈不允许!!!”啊?



搞得没人上台,这也太尴尬了吧。



阿云嘎正要起身,给郑云龙伸手拦住了。郑云龙缓缓走到擂台中间,使了点内...

五四三二

*ooc

*我也不知道在写啥

*新年都过了我才发(。

*假装是除夕夜吧


        梅溪湖今年搅和的盛会在美国时代广场上举行。


        不幸的是,他们被人流冲散了。



        龚子棋捏着蔡程昱衬衫的领子把那个还在大喊着“龙哥”并企图挤开人潮的小孩拽到自己怀里。小孩估计是跟嘎子哥呆在一起太久了,今天非要穿亮橙色的卫衣出来,此刻在纽约的夜里乌泱泱的人群中倒是十分显眼。...



存着


新年之前一定会写一个出来


吧?

© 小朋没有友 | Powered by LOFTER